忍者ブログ
[PR]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
2018/12/13 16:24 |
愛上狼的羊(第四章)

發現自己筆下的赤屍先生,真是太溫柔太細心,住家男人得不像話。反倒懷疑自己寫的人不是赤屍,而是雪彥啊(死)

現在重看此文,發現某些情節跟我剛寫完不久的《遊戲王GX》的十約文重複了。

此文大概構思於2006年5月,第四章是拖了又拖的情況下完成,希望第五章最終回可以早點有靈感生出來(望天) 

最後要對各位觀眾道歉,第一章與第四章時間差為一年半,寫到最後點子都忘記了,會堅持寫完純粹是為了填坑而已。所以文章風格首尾可能會略有不同,或是覺得後邊的不夠好看,這是身為作者的我,對花時間看此文的讀者要道歉的地方。



= FREE TALK 完結的分界線 =

 

入浴過後的男子,並未推醒床上的少年,對方似乎太累,宿醉也很利害。於是再次鑽進被窩,現在毋須為刻意保持距離,而去睡沙發吧。

男子側臥著,凝望著少年的肩膀背影,經過酒精與情事騰折的潮熱皮膚,亦已逐漸冷卻下來。左手撫弄他的髮鬢,微微的晨曦反映著絲絲金光。指尖沿著耳廓落至後頸,再攀升至渾圓的肩膀。嘆口氣,曾想過於其中留下激情的痕跡,最後還是忍下來。事實上,昨晚可算是,嗯,相當留手,原本可以更野性更瘋狂更暴力,結果卻選擇最溫柔的方式。

實在沒有必須溫柔的理由,也不像以往的做法。

床上的另一端發出陣陣不穩的嚀嚶,男子摟抱腰肢給予安慰,然而對方呼喚著的是,不只是自己的名字,還有另一個男人的……

「……蠻……赤屍先生……不要再打了……」

確認對方仍在熟睡,並不是故意叫喊另一個名字來刺激自己。黯然地,收回擁抱的手,轉身背向昨晚歡愉的對象。

夢見什麼了?這是男人想知道,但絕對不會問出口的問題。

某些事情,雖然早知道,但真真切切放置於面前,竟感到被殺個措手不及。

及早回頭,收回感情,轉身歸去。將一切當成朝露,隨陽光的來臨而消逝,對雙方都很好,或是,對三方也很好。

然而,若果,打算繼續走下去,堅持再走下去,那位承繼著蛇遣座力量的眼鏡男,就是他必須面對的障礙。

 

= = =

被無窮無盡的黑夜所包圍,只能步履蹣跚地搜索前行。
好黑,好累,誰來救我。
湧現的苛斥聲混雜血腥味,越來越近
看到了,這是軍艦島,某個不起眼的海岸線上
兩個身影瘋狂交戰著
銀次知道是美堂蠻及赤屍藏人。

「蠻!」拚命地叫喊著,得不到回應。「赤屍先生!」
兩人正忘我地交鋒,巨蛇棲身於蠻的肩臂,赤屍手執血刃。
「不要再打了!!!」

 

銀次無法看到戰鬥的結果。
因為他已經被驚醒了。

過於真實的夢境,
以手按住高低起伏的胸口,
慢慢地,從夢境中回復過來。

這裡是現實世界,返回現實的世界。
………………
因此,所以,這裡是哪裡了?

銀次覺得這條問題,很熟悉。
看看周圍的環境,似乎,也有點眼熟。
瞥見身邊躺臥的背影,
這個人也有點………
……
…………
………………

 

為什麼赤屍先生會睡在我旁邊啊───!!!
不對,為什麼我跟赤屍先生睡在一起??????

看著自己的手手腳腳,還好仍健在。
只是……
為什麼自己是脫光光了?
再看看枕邊人,赤屍先生也是…...沒有穿衣服的……

額角沁汗的銀次,隱隱感到匪夷所思。可是宿醉引起的頭痛,使他不願多想事件源由,基於求生本能(?),他只望儘快逃離現場。

掀起被單,想靜悄悄地離開,驚見身下沾染微紅及白濁的體液。稍挪身子,奇異的痛楚就游走全身。

石化銀陷於當機狀態。

 

銀次的臉龐被紅潮沖刷著,羞恥感充斥全身。沒有這方面的經驗不代表他沒有這方面的常識,理智上極力迴避思索,可是,殘酷的實情脅迫著他的良知。

骯髒,齷齪,為什麼會跟男人做這檔事───最可怕的是,為什麼跟赤屍先生做。嗚嗚,鐵定會被赤屍先生大卸八塊了。

銀次想用被單拭抹乾淨,卻怕吵醒床上的另一人。但就這樣子返回Honky Tonk,恐怕會被眼尖的波兒或是海溫看出端倪……轉身看看背對著自己的男子,似乎仍未有睡醒的跡象,倒不如……快快沖洗完畢就立即走人。

銀次慌忙收拾地上凌亂的衣服,躡手躡腳地溜進浴室。重金屬色的簡約設計,中間的圓鏡覆蓋著霧氣,看看浴缸四周空空如也,為什麼沒有沐浴露呢?銀次喃喃自語道,再看看洗臉盆下的廚櫃,打開最右手邊的櫃門,隨意把罐罐瓶瓶端詳細看,怎麼都是外文標籤啊。想伸手到裡面搜索,一不小心就打翻了最外圍的放置物。銀次慌忙地把身邊的幾件撈回來,然後眼看最遠的一件,滾呀滾,滾到浴室門,停駐於男人的腳邊。

身穿睡袍的男人彎腰俯拾,僵直的銀次看著他的靠近,打開最左手邊的櫃門,把銀次手上的物品放進去,然後取出乳白色樽瓶置於銀次面前。

『這是你要的沐浴露……銀次君…….』

還未來得及叫喚名字,銀次就以秒速奪過對方手上的物品,衝入浴缸拉上了浴簾,他可沒有膽量再於對方面前出現,尤其是當他是赤身露體之時。

驚嚇過度的銀次只能蜷縮於浴簾後,直到他聽到男子步出浴室及關門聲,他才記起要扭開水龍頭沖身。

好丟臉啊~~~比起曾經與蠻於公園的水池洗澡更丟臉。匆匆沖洗穿好衣服後,銀次心情忐忑地立於浴室門前。

實在不想打開……尤其當他想到開門後,要面對的赤屍先生……

深呼吸一口氣,緩緩拉開門扉,戰戰兢兢地步出門廊,擺放在餐桌上的,跟初次到訪時一樣,依然是豐盛的早餐。

『這次的早餐,應該會合銀次君的胃口的……』

銀次近乎淚眼婆娑地於豐富菜餚及男子的笑面之間巡迴著,考慮著各色各樣的逃生(?)路徑,這是他第一次見對美食卻不敢動手啊!

終於他鼓足勇氣及決心,頭也不回美食一眼(?),拚命一直線衝到大門死命拽開,竟發現大門依然是毫絲未動……

『銀次君你又忘了門栓……』

像是鬼魅來臨的赤屍醫生,再次伸過手去扳開門栓,被困在大門及男子身體空間之中的金髮少年,艱辛地想保持鎮定打開大門,但當對方的氣味刺激著他的鼻腔,昨晚的種種情景一下子全湧出來,受驚過度的少年終於尖叫一聲,以不輸於初次到訪離開時的氣勢,朝向樓梯一溜煙地奔逃而去。

黑髮的屋主怔怔地瞪著少年離開的身影,心中不未感到戚戚然,關好門後再盯著桌面的早餐發愁。唉,原本是特意為他而弄的,一個人要如何吃得下那麼多呢?



= 未完 =

PR

2007/10/26 13:00 | Comments(0) | TrackBack(0) | [Get Backer 閃靈二人組.赤銀同人文]

トラックバック

トラックバックURL:

コメント

コメントを投稿する






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(絵文字)



<<(蒼紅20題)第15題:惡意屈辱 | HOME | 說不出再見(第三章)>>
忍者ブログ[PR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