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[PR]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
2017/10/20 04:45 |
說不出再見(第二章)

表遊戲總受?
故事結局───?(可否寫到結局也是未知數,而且也沒有人在意...)

原本是打算寫小表遊總受,可是突然醒覺(?)到自己的『功力』不夠...如果要寫總受的話,豈不是先要安排好幾個攻君出場?還有H場面是要一個一個來??還是3P﹑4P甚至N P呢???這種東西我寫得出來嗎????不對...問題是我寫得出H嗎?????????(汗死中)

前言:
闇遊戲=武藤遊戲:於最後的『黑暗遊戲』中勝出,獲得『武藤遊戲』的身份及記憶於現世生活
表遊戲=武藤遊理:現世中以『武藤遊戲堂弟』的新身份生活,完成千年積木後的記憶被強制消抹

 

我張開了眼睛,就像在房間中等待很久,終於可以開門離去的輕鬆感覺一樣。我張開眼睛後首先看到的,是一位護士在旁邊幫我打點滴───正確而言,是我躺在病床上,護士在旁邊幫我換打點滴的藥包。

「請問...這裡是哪裡啊......?」出乎意料地,口腔乾涸得要命,害我一時適應不來,聲音低沈得恍如囈語。但護士聽到叫喚卻像被電擊一般,當她轉頭過來確認我的甦醒後,她直奔出去大叫大嚷:「醫生!403房號的病人終於醒過來!是的!就是武藤遊理!醫生請快過來!」

護士?醫生?這裡大概就是醫院吧......

+ . + . + . + . + . +

於不到一小時之後,我的病房裡就擠滿人。媽媽淚流滿面地握住我的手,爺爺正聆聽醫生的講解:「你的孫子可以甦醒過來,的確可喜可賀。今天我們會為他作詳細的身體檢查,如果沒有大礙,明天就可出院。之後每星期到醫院覆診一次,確定沒有後遺症狀後就可如常上課。」

爺爺忙不迭向醫生道謝,我用詢問的眼神注視著媽媽,她抹乾眼淚道:「你在學校被牛尾打至重傷後一直昏迷不醒,之後他像是畏罪受刺激過度,人亦變得瘋瘋癲癲。不過上天有靈,孩子你終於甦醒了...」

「媽媽別哭,現在我不是很好嗎?」撓了撓頭細想之前發生的事...牛尾同學...好像是風紀委員吧,我最後的記憶應該是...牛尾毆打城之內及本田同學,要脅我交出二十萬......

「遊理,太好了,你終於醒過來,伯母之前一直很擔心你。」坐在床另一邊的人是杏子,她那麼關心我,真好呢......

「多謝你,杏子。」我堆滿笑容地感謝她,然後再看看旁邊的其他人,是城之內及本田啊,真意外,他們在學校經常欺負我,現在竟出奇地關心我......

「噯!我們一直都很擔心你啊!現在見到你完完整整地出現真好!遊戲...唷!不是啦!遊理,是遊理...」我看到本田地狠狠地瞪住城之內,他們的表情很趣怪呢。然後本田像是意識地我的注視,他打哈哈地說:「遊理,你別在意城之內的傻話,你可以康復過來,我們都很替你高興。」

「其實我比較在意的...是你們的外貌,我覺得你們好像有點不同了...」我納悶地端詳著他們的臉孔,可是我又說不出分別在哪裡啊,傷腦筋......

「傻孩子,因為你已經足足昏迷了一年!不然你照鏡子看看。」媽媽撫摸我的頭髮嘆道。

什麼!我昏迷了那麼久嗎?!還以為只在醫院躺了三四日而已!我看著媽媽遞上的鏡子端詳自己的模樣:昏睡一年的臉頰算不上紅潤健康;雙眼也因不習慣強光而有點失神;過久沒有修剪的頭髮已經長過及肩了。以前硬直得立起來的黑髮,現在都乖乖地垂在肩膀上,只有前額的兩撮金色秀髮沒有改變。

「大概是昏迷太久,記憶出現混亂,只要過一段時間適應就沒有問題。」說話的是髮色略帶微紫的美少年;旁邊的是戴著奇怪耳環的長髮男人......我有認識這種朋友嗎?

「遊理,他們是我的同學,叫貘良了及御伽龍兒。他們都很關心你的情況,所以過來探望你,你不介意嗎?」看到杏子熱心地為我講解情況,她對我的關懷實在令我很窩心啊~有人關心我當然是好事啦,只是...那位金髮女人是誰?(漂亮又成熟的外國女人果然不同凡嚮)另外三位棕色皮膚的外國人也是同學嗎?學校何時來了留學生我也不知道...不過他們的年齡也不像是學生了......(汗)

「讓我為你介紹,他們都是我在埃及認識的朋友:金髮的女士是孔雀舞;黑髮的是依西斯,這兩位埃及男士是馬利克及力斯頓。」當我盯著眼前一隊奇怪的外國人說不出話來的時候,這位與我素未謀面的少年已跟我講解情況。當我轉過頭來跟他打照面時,我的疑惑就更深了...他的樣貌...跟我有一點相似呢,前髮染金的部份比我更多,只是後面配上的是一頭立起來的深紅色頭髮,再加上一雙凌厲有力的眼神,顯得更俊朗,更有帥氣...他是誰呢......

「你......?」我尚未開口詢問,爺爺就搶先一步說明:「他叫武藤遊戲,是我親戚的兒子,同樣也是姓武藤,可算是你的堂兄吧!他於你昏迷之後才搬過來跟我們同住,你可能不認識他,不過他在童實野町可是一位名人呢!他曾於決鬥者王國打敗貝卡斯,更於決鬥都市比賽中獲得『決鬥王』的美譽......」

「爺爺!遊理需要休息了。」名叫遊戲的少年阻止了爺爺的喋喋不休,然後向其他人點頭示意:「今天到此為止吧!明天我們再過來接送他回家,好嗎?」,之後眾人都紛紛向我道別,並祝我早日康復出院。遊戲攙扶著爺爺離開,媽媽在叮嚀一番之後也隨著爺爺走了。

可惜啊,我還想跟杏子多聊天呢,始終有一年沒有跟她談話(雖然我不覺得有一年之久啦~)

城之內跟本田也很出乎意料地容易相處,他們似乎不是壞人呢......

叫貘良了以及御伽龍兒的,雖然我不認識他們,但他們也願意花時間來探望我,我們大概可以成為朋友吧~

還有那四個埃及朋友,無緣無故跑來探望我,只因為跟遊戲是朋友的關係才來嗎?真費解......

可是有孔雀舞及依西斯這種美人來探我感覺蠻不錯啦~(心)

而最奇怪的就是叫武藤遊戲的堂兄...以前未曾聽爺爺提及,就像突然從石頭蹦出來似的......他的樣子跟我有點相似,大概真的跟我有親戚關係吧......但他比我帥氣多了,如果我有他一半的俊朗,杏子一定會對我另眼相看吧?

當晚,我都陷溺於此種無謂的想法中渡過,直到第二天家人來接送我回家為此。

【未完.待續】

* + * + * + * + * + *

●如閣下非表遊受同好,以下內容還請繞道而行以免浪費時間●

無責任之廢話2:
【表遊戲VS洗腦城之內感想───城表的理由及闇遊戲的立場】

各位看得出這次〔遊理復活〕情節的靈感來源是哪裡嗎?就是3 X 3眼(又名三隻眼)中化蛇得到三隻眼的力量成為綾小路這一段情節。各位看倌可去看看,3 X 3的確是一部好漫畫(雖然覺得結局有點混...)

第一章是以闇遊戲的角度,這一章就以表遊戲(遊理)的角度,最初看此章時有沒有把兩人的身份搞亂了(^^)?雖然闇遊的『真實名字』已經出場了,可是構思此文章時仍未有,文章的後部份我也仍然以闇遊(遊戲)來稱呼他。

很可惜這章只安排表遊戲跟別人見面而已,只能算是過度章,海馬根本未曾露面(汗)。不過各位放心,社長大人一定會出現的~哇哈哈哈哈~~~~~(?)預定下一章亦是以表遊戲的角度。所以,故事還很漫長的說~~~

要論《遊戲王》另一個經典BL場面,應是表遊戲VS洗腦城之內(單行本22,23)。其實由表遊戲決勝負的決鬥實在不多,目前為止只有DDD中表遊戲VS御伽龍兒(單行本16,17),及決鬥都市中表遊戲VS洗腦城之內。(最近新增尋找法老名字的表遊戲VS闇貘)

如果DDD是表遊戲為了與闇遊戲再次見面而戰;那麼,決鬥都市中表遊戲就是為了喚醒被洗腦的城之內而戰。

此決戰最初由闇遊戲執行,但卻陷於進退兩難﹑不得要領的死胡同,最後由表遊戲挺身參予。過度保護者闇遊戲(*注一)當然會說一些『如果感到生命有危險我就會出來』的話(遊戲193),當表遊戲為了測試城之內決鬥者之心而打出【交換手牌】,表遊戲的表情就像怕被責備的小孩子啊~~~(表遊戲太可愛了~~~)表遊戲為了貫徹決鬥,而把千年積木拿掉(遊腺陝腺部^(*注二),更把千年積木交由城之內保管(遊戲195)。

【*注一:闇遊戲的『過度保護者』對象只限表遊戲。雖然闇人格有保護宿主的使命,然而在不危害宿主性命情況下,闇人格亦有玩弄及利用宿主的空間,如闇貘良及表貘良。不過闇遊戲對表遊戲的保護,是『徹底』及『全面』,闇遊戲是『絕對地』不容許『任何人』做出『任何』傷害表遊戲的行為。】

【*注二:表遊戲的立場是『無論遇到任何情況,也不會把城之內的生命值變成零』;然而闇遊戲卻有不同立場:闇遊戲為了忠實地執行『過度保護者』的使命,表遊戲的利益是放於最高位置,並會犧牲其他人的利益。最極端的例子,就是於【決鬥者王國】闇遊戲VS海馬決鬥中,為了拯救表遊戲的爺爺而打算犧牲海馬,最後更要勞動表遊戲出手阻止。由此推斷,如果闇遊戲身處二選一情況下,他極有可能會為了保護表遊戲而寧願犧牲城之內......】

其實表遊戲應該明白,即使其他人接觸千年積木,充其量只能與闇遊戲作思想交流而已。要真切地讓闇遊戲出現,非表遊戲不可。如果自己逝世,闇遊戲亦無法存活。(這情況最近出現了變化,不過此部份容後再談)可是最後表遊戲仍選擇犧牲自己的生命讓城之內生存,並在臨終前表白:「城之內,我很喜歡你。」(遊戲198)(表遊戲圓潤的雙眼加上斗大的淚水,再配上夕陽餘暉的美景...簡直可與《棋魂》塔矢亮跑到葉瀨高中,於漫天櫻花之下在理科教室窗外跟進藤光『告白』一樣───堪稱經典)想不到在一套少年漫畫中,也會看到一位男生對另一位男生如此熱烈的告白(雖然之前拖一堆『你讓我感到不再孤單一人』『給我勇氣』『我最重要的朋友』的說話...),但比起跟闇遊戲於醫院天台意猶未盡的情話(遊戲147)來得更直接有力~^^

可憐的闇遊戲,在他及城之內當中,表遊戲選擇了城之內,他徹底地失戀了(笑)之後只能鬱鬱寡歡地對表遊戲說:「我從你身上學到溫柔隱藏戰勝任何事物的力量。」(遊戲200)不過他最想說的應該是「但我希望你的溫柔只對著我一個人」了吧!(大笑)

最可憐的,應該是表遊戲吧!當告白完結後兩人一同掉入海裡,他們爬上岸後,城之內第一句說話,就是『對不起』......(是為了拒絕表遊戲的示愛嗎?)而表遊戲是立即回覆他:『算了吧...城之內!』(雖然明知城之內不會喜歡自己,可是當時忍不住表白了,其實城之內是不會答應的,所以,算了吧...)如果當時城之內回應表遊戲的告白:『遊戲,我也很喜歡你。』這樣子,《遊戲王》就可以完結了......吧?(這是不少同人女的夢想呢)

表遊戲VS洗腦城之內篇充分顯示表遊戲捨己為人的精神,同時亦成為我支持〔表遊戲至上〕的基礎^^

PR

2007/09/11 17:20 | Comments(0) | TrackBack(0) | 遊戲王.同人文

トラックバック

トラックバックURL:

コメント

コメントを投稿する






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(絵文字)



<<愛上狼的羊(第三章) | HOME | 愛上狼的羊(第二章)>>
忍者ブログ[PR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