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[PR]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
2018/12/13 15:04 |
明年今日(赤銀文)

遲來的銀次生日文。

─── 七日前 ───

原本是沒有指望開生日派對。可是不久前接到大生意,不單還清Honky Tonk的欠債,還有剩餘呢!果然是上天在眷顧著我!

我趴在蠻的身上,由左肩爬到右肩,然後又從背脊爬上他的頭頂。蠻因為受不了我的碎碎唸,(他還說我流了他一臉口水,這絕對不是故意的。因為我太想念生日蛋糕了~~~尤其是黑森林蛋糕,還有草莓蛋糕﹑蜜瓜蛋糕...),無奈之下終於同意辦個小小的生日派對。

地點當然是王波兒的Honky Tonk,波兒說看在熟客份上,送我一個大披撒呢!!玲奈會替我們打點小食及飲品,有女孩子幫忙就太好了。

夏實翻箱倒篋後找到生日派對的邀請函,這種小小的生日派對也派發邀請函,似乎是太誇張的事。她卻偷偷地告訴我,如果面對面邀請對方覺得尷尬,用邀請函就是最有誠意的方法。心中覺得奇怪,我有認識的人是不好意思去邀請嗎?

 

─── 六日前 ───

 今天一早就到Honky Tonk準備邀請函。

 蠻似乎相當不爽,他說只要一通電話,要請的人就會來,犯不著寫這種娘娘腔的玩意。可是,這麼可愛的邀請函,封面是鮮豔奪目的草莓蛋糕,害我也想吃一口啊!放著不用就太可惜,而且這是夏實為了我而準備的。

我邊對著封面流口水(蠻說我再流口水就要用石頭塞住我的嘴巴,人家只是太久沒有好東西而已~~~),邊寫著邀請函。

於是,沒有怎樣唸過書的我,由早上寫到黃昏,經過波兒及夏實的生字詞語句子的指導及修改(別指望蠻會來教我,寫到一半時他就落跑了!),終於把要寫的邀請函都寫好。

玲奈把邀請函點算一次,問我是不是有遺漏的人?心想應該都齊全了,可是她卻反問我,上次去無限城執行任務,相約在Honky Tonk聚集時,不是還有一位全身黑衣的搬運小組成員嗎?

陽光透過櫥窗照射在案頭上剩下的邀請函,似乎有點落寞的樣子。

果然,還是應該送一張給赤屍先生吧?看在曾經合作過的份上,雖然他不一定會來。

 

 ─── 五日前 ───

想不到派發邀請函比想像中更困難。

士度及小圓的還好,只要到小圓的家去就ok。可是,當我拜託蠻把卑彌呼的邀請函送過去時,他卻生氣得把我的面皮當麵團來拉,說不想為了這種小事去找劇毒淑女,要送就自己去送,然後氣沖沖地離開。可是,蠻根本沒有將她的位址告訴我,你叫我送到哪裡去了~~~

之於花月,現在才想到我根本不知道他位於無限城外的住址。唉,因為一直以來都是他找我嘛。如果找不到花月就麻煩大了,十兵衛跟笑師的邀請函,都要麻煩花月送到無限城裡去。

幸好,我到Honky Tonk時,發現海溫跟花月都在咖啡店內,真是太lucky啦~

猶豫片刻,也把卑彌呼及赤屍的邀請函交給海溫。身為仲介人,她應該知道怎樣聯絡卑彌呼及赤屍先生吧?

海溫顯得很驚訝,她說想不到我竟會邀請赤屍先生。我靦腆地說,如果只找卑彌呼而冷落赤屍先生似乎不太好,因為兩人都是認識的。若然海溫找不到他們就算了,不想為了這種小事讓她為難。

海溫笑笑地說,反正她最近要委託搬運專家工作,他們見面時她可順道把邀請函交出去。

不過,為什麼總覺得海溫的笑容有點詭異?難道是我的錯覺嗎?

 

─── 四日前 ───

蠻是個大.笨.蛋.啊──────!!!為什麼挑在這骨節眼上出錯呀!!!

明明早就還清債務,現在口袋裡的現鈔,卻為了付違規停車罰款,還有拖吊車費,還有車輛保管費什麼的,而統統飛走了~~~

把邀請函送出去後,才遇上這意外而搞不成生日派對,實在太令人難過了~~~

夏實及玲奈都說好可惜。波兒卻說無論如何也不想賒帳,所以對這種情況也無能為力。然後他邊擦著咖啡杯,邊喃喃自語,說想不到蠻為求破壞見面機會,竟然做到這種地步。我倒是不明白他口中說的見面是什麼一回事。

我也只能趴在蠻的頭上,把他的頭皮當成生日蛋糕來咬。蠻負氣地說,現在只好逐個打電話通知取消生日派對。

其他人都可以打電話通知,可是......我不知道赤屍先生的電話號碼啊......雖然他不大可能會來,通不通知他似乎沒有關係,然而...真的...這樣子就好了嗎......

 

─── 三日前 ───

小圓果然是溫柔又善良的好女子!士度有她當女朋友真是三生有幸啊~~~

我打電話聯絡小圓要取消派對時,她說一直以來接受奪還小組的幫忙,所以今次為我開一個生日派對,算是對我的小小心意(心)。

下午她跟士度又特意跑到Honky Tonk來,說生日派對可以改在她的家中進行,她還會表演小提琴助興呢!不過我表示當初隻要求開個小小的生日派對,現在小圓願意出錢,即使是在Honky Tonk這小小的咖啡店,亦已經很滿足,倒不要求要更豪華更盛大的盛會。

蠻卻大發雷霆,他說我越來越像士度,要依靠女人過活。士度氣憤地反駁,說蠻即使再像保母般保護小雞,也不能制止老鷹接近,而且大家又是同行,總有一天會碰頭。

當時的氣氛鬧得很僵啊,害我也不敢開口。最後還是波兒打圓場,說小圓既然賞面光顧他的咖啡店,決定開個生日派對好讓他有生意,蠻就別打斷他的財路。

最後蠻只是叨著煙,說隨我們的心意去做,他不再多管閒事。我趴在蠻的背脊上,安慰他說會把最大份的披撒分給他吃,所以他不要再生悶氣。

可是,士度說的小雞老鷹,究竟是指什麼啊?難道是馴獸師之間的術語嗎?

 

─── 兩日前 ───

再過幾天就是生日了,因為小圓的幫助,生日派對又再次順利舉行。

想知道之前拜託派發的邀請函是否已成功發送,所以我早就到Honky Tonk,剛好讓我遇上花月及十兵衛。

花月確認已發送了,馬克貝斯跟朔羅需要管理無限城系統而無法前來,然而十兵衛跟笑師都會出席。十兵衛自信滿滿地說,當日要表演笑話秀,還要即場示範給我看。

我可是抱著最大的決心(?)去欣賞他的表演。(真的,我早就抱著店內的毛氈及熱茶以迎接最寒的笑話)───然後,他拉出紅弦縛住花月跟他的手腕,說這是【月老的紅線】。

還好,一個不太寒的笑話,起碼還有餘力可以拍掌表示支持。以失明者的狀態而言,能夠將紅弦縛住手腕已經很了不起。而且我更好心地更正,把紅弦縛在他們的尾指上。

我把花月尾指的紅弦縛好,並且很滿意自己縛的蝴蝶結非常完美時,花月頗有深意地看著蝴蝶結,問我,兩個男人牽上月老紅線,會不會覺得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?我當然是展現元氣笑容說,像是花月及十兵衛如此珍愛著對方的二人,即使同性我也不覺得這是令人厭惡的愛情。

花月聽後激動地握住我的手(還差點扯斷紅弦呢),說只要是我喜歡的人,不論是旁邊的人,還是對面的人,他都會支持我的決定。

旁邊的人?對面的人???現在除了波兒﹑花月及十兵衛之外,我一個人也看不到啊!可是他們沒多加解釋就離去,只剩下我孤伶伶的獨留店中。

唉,為什麼遇不到海溫呢?還想問她有沒有忘記分發邀請函的事。

 

─── 一日前 ───

明天就是我的生日啊!呵呵!真希望明天早一點來臨。

當我到訪Honky Tonk時,女孩子們正七嘴八舌地討論著生日派對,她們如此熱烈參予,我也覺得相當高興啊。剛巧這時海溫及卑彌呼亦來到,於是四個女人就成了一個墟:這邊說要準備哪款飲料,那邊又說要某某牌子的小食,然後問要不要稍微佈置咖啡店,跟著是要穿著什麼服裝好。身為派對主角的我,反倒好像成了配角。

於是我打趣地說,海溫應該已經把邀請函發出去了吧,卑彌呼及赤屍先生的。這時海溫顯得理直氣壯,卑彌呼亦點頭稱是,海溫說這機會她是絕對不能錯過的。我問是什麼機會,她說是看到不一樣的赤屍先生的機會。當我想追問怎樣不一樣時,櫃檯內的兩位女生,卻早已快我一步,尖叫追問著。

海溫先呷口茶,好整以暇地調整坐姿,女生們屏息以待,我也擺出願聞其詳的表情。然後,海溫閃著靈動的眼睛,伸出手指,指向我───她說我應該立即去準備生日派對的物品,她跟玲奈及夏實交換眼色後,女生們竟然把長長的購買清單塞到我手裡去,要求我現在去準備準備一下。

我不服氣地趴在櫃檯上,為什麼這麼多的東東都要我一個人去買。然後海溫取出大鈔,她說街道上最高級的甜食店正進行大割價,如果我可以順道到那裡去,幫她買一客奶油泡芙回來,就把泡芙分給我吃。

那麼慷慨的海溫真是少見啊!於是我拿著購買清單跟大鈔,高高興興地去市場買齊所有物品,最重要的當然是到甜食店。果然是最高級的店子,人龍排得很長很長,不過這亦無阻我對奶油泡芙的堅持,可是買到甜品時,已經好幾個小時之後的事了。

我滿心歡喜地把所有戰利品抱回店舖,打開門已聽到她們笑聲,她們的目光全都集中於我的身上。我搖了搖手上的奶油泡芙,遞給海溫,以示我已完成任務。

海溫看著包裝精美的外賣紙盒,笑笑說時間不早,卑彌呼也說要一同離去。結果是奶油泡芙全都留給我吃。

可以吃掉所有的奶油泡芙,心情當然是很愉快的。可是,怎樣覺得,好像有什麼東西...有什麼事情...是忘掉了的呢......?

 

==========
=== 當日 ===
==========

 

銀次再次望著空著的位置,這是最接近大門的坐席,是留給赤屍藏人的。

當銀次說要準備位置給邀請名單上的赤屍時,蠻不屑地說,留了也是白留。這傢夥是沒有興趣參加慶生的宴會───他只會有興趣參加殺人的宴會。

可是,既然這是銀次的生日派對,他是銀次邀請過來的嘉賓,蠻只是抿著嘴,選擇無視這個空位子。

追問海溫當時赤屍的回覆,她只說,赤屍沒有說過他會來,但也沒有表明不會來。

然後,大家像是早有默契似的,不再提這位沒有出席的男子。各人都興高采烈地投入到這次歡宴中。

首先是擺滿餐桌的各式美食,生日蛋糕當然是少不了,唱完生日歌吹完蠟燭後,是令人興奮的收禮物時間。小圓不單表演小提琴,她還帶了好幾支上等紅酒來慶祝,結果是各人都有深淺不一的醉意,即使是十兵衛的賣力演出也博得不少掌聲。笑師的表演就更瘋狂,他不顧有女士在場的情況下大跳肚皮舞,如果沒有士度的阻止,他大概是想跳脫衣舞吧,銀次心中想著。

最讓銀次意想不到的是,身為生日派對主角的人,竟被眾人強迫他到附近的便利店,為派對的汽水及啤酒補貨。明明只准他飲汽水,現在又要他去買啤酒,銀次口中雖然如此叨嘮著,但眼見大家都玩得如此盡興,他心中也是滿感安慰的。

銀次挽著膠袋,步過點點星光點綴的昏暗街道上。

還是有點遺憾的……

因為邀請的人沒有來,赤屍先生沒有來。

赤屍先生為什麼不來呢?雖然銀次心中很清楚,他沒有必須要來的原因。

其實,銀次亦預料到他是不會來的。或者可以說,跟蠻的估計一樣,他沒有興趣出席。

然而,為什麼事情有如他的估計一樣時,他會感到迷茫。

 

無盡的黑夜就像回應著他的迷茫。銀次注意到,在灰階路上一圈又一圈的街燈淡光中,某一圈光暈伸延著漆黑的人影。

銀次知道陰影的主人是誰,因而顯得喜出望外。

「赤屍先生,為什麼不出席生日派對呢?」沒有昔日避之惟恐不及的反應,反而是主動地靠到跟前。

……因為不喜歡啊不論是擠擁的城市,或是擠擁的場合。」稍微拉下帽沿,面上掛著的,依然是昔日常見的禮貌笑容。

銀次若有所思地垂下眼簾,意外地發現,對方遞上前的精美紙盒。

「這是送給你的生日禮物。」

銀次知道盒子裡放的是什麼,就是昨天他光顧過的,最高級甜食店的草莓蛋糕專用禮物盒,貴死人不償命的頂級甜品。

「這個……

「因為我不知道你喜歡什麼生日禮物。」先打斷銀次想拒絕收禮的念頭,男子解釋道:「所以就選了邀請函上出現過的蛋糕,你會喜歡吧?」

銀次捧住手中的紙盒,甜蜜在心中沁透著,比草莓蛋糕更甜蜜的感覺。

「喜歡……

 

─── 不知道受詞所指何物 ───

「那待會兒讓我用這蛋糕,再多許一次生日願意吧……希望明年赤屍先生可以再送我生日蛋糕!」

 

─── 黃金色的眼眸,滿載的是純真的願望,這是身為救世主的溫柔 ───

「那可不行啊,聽說把願望說出來之後就不靈驗了。」

 

─ 正因為過於純真,死神的使者也不敢太靠近,雖然他捨不得放棄跟無限城帝王較勁的機會 ─

看到對方轉迅之間的失望目光,果然還是有所不忍的。

「或者你許另一個願望吧……希望我每年都送你生日蛋糕……直至我殺死你,或是我被你所殺為止。」

 

─── 或遠或近的距離,拿捏不到最適當的尺寸 ───

「這樣子啊……」眼睫下的陽光目瞳,一閃一暗的思量著,然後得出結論。

「為了草莓蛋糕,我是絕對不會傷害赤屍先生的。如果某一年赤屍先生不想送了,就要在生日前動手啊。」

帶點驚愕的目光看著眼前的少年,知道對方說的依然是真心話。

 

─── 雷帝或是天野銀次,哪一邊他都不想放手 ───

……我明白了……」是真心地明白,然後挑眉提醒著:「再不回去的話,你的朋友會很擔心你吧。」

「也對啊!」少年歡快地跟他揮手道別。「多謝你的禮物,期待著赤屍先生明年送我的生日蛋糕呢!」

男子依然是掛著禮貌式的笑容,揮手送別他的離去。

 

「祝你生日快樂呢……天野銀次……

 

這是剛才一直無法說出口的,直到金色背影消失才肯透露的話。

「雖然我無法保證,你明年的生日是否依然快樂……

 

─── 起碼,今年的生日,應該是很快樂吧 ───

 = 完 =

後言:

終於寫完了(汗),原本是沒有打算寫GB的同人文。可是某天跟海海的留言中提到,即使我要寫赤銀文,應該也是寫沒有赤屍出場的赤銀文,然後,這篇文章就誕生了。

原設定這是一篇窮兇盡惡(?)的惡搞文來的,最後赤屍先生送的生日禮物不是草莓蛋糕而是西瓜,而且還是拜託卑彌呼送過去的,赤屍先生真的由始至終都沒有出場。

可是寫到最後,因為過不了自己良心(?)的一關,這情節最終放棄(死)。

然後好了,我安排赤屍出場好讓文章變成甜甜蜜蜜的生日文,但怎麼最後卻發展成甜中帶悲的(撓頭不解)

果然我還是無法掌握赤屍先生的個性啊!!!
(可能用原設定的西瓜會更好吧?〔汗〕)

算了,雖然這是遲來的銀次生日文,祝銀次生日快樂啊~~~~~

最後要感謝CheukTing逐字逐句幫我修改文章。原本只是一篇消閒性質的同人文章,卻花去她那麼多的時間去校正,實在感激不盡。

01 MAY 2006

PR

2007/08/26 20:44 | Comments(0) | TrackBack(0) | [Get Backer 閃靈二人組.赤銀同人文]

トラックバック

トラックバックURL:

コメント

コメントを投稿する






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(絵文字)



<<GX人物 腦內分析機及腦內CP分析機 | HOME | 個人資料>>
忍者ブログ[PR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