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[PR]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
2017/10/20 04:45 |
消逝的靈魂 (女豆悲劇)

當我寫著女豆惡搞文的手稿時,某同人女跟我說要寫逆王道的東西,她要寫鋼焰;然後我說也要寫逆王道的東西,我要將應該很搞笑的女豆寫成悲劇。所以,請各位原諒我的不才,無視故事中不合情理及劇情犯駁的地方吧(逃)
 

本故事以動畫版11及12集『砂礫的大地』作故事背景,為方便讀者了解故事,簡略介紹出場人物:
艾莉莎:被馬爾高醫生救治過的小女孩
貝爾希奧:艾莉莎的叔叔
拉塞爾.特林漢姆:曾假冒為鋼之鍊金術師愛德華,現於貝爾希奧農場工作
弗雷徹.特林漢姆:曾假冒為愛德華之弟,現於貝爾希奧農場工作

PS:為了方便故事發展,我把拉塞爾的年齡設定得比愛德華為大...(爬走中)

          艾莉莎為了採集制作紅色指甲染料的Balsam(鳳仙花)經過人跡罕至的樹林時,她以為橫臥在火車軌上的是裸露的女屍。當她大驚失色跑回鎮上通知大人們,聯絡火車暫停行駛後再弄來一堆人去拯救死傷者,擾攘一番後,才把這位確認仍有呼吸的少女送去醫院。幸好小女孩發現得早,如果再遲個十分鐘的話,這具疑似 死屍的少女就真的會被火車輾成一分為二的女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送到醫院救治的少女,經過檢驗後,確定她身體上沒有受到任何傷害,完全健康正常───如果真要說有什麼欠缺,只是欠缺了她在昏倒在火車軌前的記憶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不論是名字,出生地,甚至倒臥在火車軌上的原因,全都忘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翻查杰羅泰姆及附近城鎮失蹤人口的資料,也沒有這位金髮金眸少女的記錄。於是完全失去了過去的人,就寄住在少女的發現者艾莉莎的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事實上,杰羅泰姆的居民都是樸實的礦場工人,對外來人都非常友善;而且這位少女更與拯救紅水災害的大恩人愛德華長得一模一樣───或許她就是鋼之鍊金術師的親妹,或是遠房親屬之類。說不定於不久的將來,國家的鍊金術師會來接走她呢。

         就連艾莉莎也興高采烈地稱呼她做Balsam(鳳仙花),因為一提起豔紅的鳳仙花,就讓小女孩聯想起穿著鮮紅外衣充滿朝氣的年輕鍊金術師。

         當艾莉莎帶同少女到貝爾希奧叔叔的農場時,同樣在農場工作的特林漢姆兄弟嚇得下巴差點掉下來。他們以為愛德華丟掉機械鎧換上女裝回來了。小女孩被他們的反應逗得哈哈大笑,然後還很自豪地宣佈已經為這位失憶的少女改名為Balsam。熟悉植物的弗雷徹不想令艾莉莎掃興,所以不敢告訴她,Balsam的花語是『別 碰我』。

         經過日復日的歲月流逝,居民們漸漸明白少女跟大恩人似乎是毫無瓜葛的人───金髮的小子與鐵甲大塊頭從未出現過接走他們的親人。然而這並無損他們對少女的喜愛,因為她是如此沈默文靜的可人兒,連勤奮踏實於貝爾希奧農場工作的青年,也無可避免地愛上了跟他日夕相對的工作夥伴。

         少女亦欣然地接受他的求愛,因為她覺得沒有拒絕的理由───跟溫柔體貼的情人,活潑善良的弟弟組織幸福的小家庭───這些都是她一直以來所渴求的。即使她在花前月下跟情人擁吻時,模模糊糊間浮現的黑髮黑眸男子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 然後有一天,當拉塞爾籌備訂婚宴會及安排教堂細節時,電視上播放了國家鍊金術師葬禮的新聞報導,軍階為大佐,東方總部的司令官,外號『焰之鍊金術師』。失去記憶的少女在電視機前不能自己地哭得彷如淚人。

         金髮灰眸的青年把少女擁入懷中,他知道終有一天要面對這件事。雖然沒有證據證明少女跟愛德華有任何關連,不過他的內心卻隱隱地感覺到某種可怕的事實。因為他也是鍊金術師,他也知道人體鍊成的事。以前的他逃避去查證她的真實身份,但現在身為她的準未婚夫,是有責任為她找尋過去的,不管這個過去是好是 壞。

         捱過幾天乘搭火車的舟車勞頓,但下火車後他們仍然決定先到訪東方總部大樓。於建築物門階前,他們遇上身穿藍色軍服的女軍人,她驚訝得瞪大雙眼,對著少女叫喚愛德華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 少女表示她是Balsam而不是Edward。

         女軍官從懷中取過紙條交給少女,是一張寫有國家鍊金術師墓園地址及墓穴編號的紙條,然後無奈地嘆氣。即使少女並不是她所認識的愛德華,她還是希望少女可是去憑弔已經長埋黃土的前東方總部司令官。

         當最年輕的國家鍊金術師失蹤數個月後,心煩意亂的大佐也宣佈下落不明。在軍方四出搜查下,於某處荒廢已久的軍方研究所內,擺放著類似之前發現的第五研究所玻璃容器,其中發現溶解過的骸骨,經過DNA化驗這堆骨頭的主人就是羅伊.瑪斯坦。

         為了找尋愛德華而賠上性命的男人,即使可以見到跟愛德華相同模樣的人,在九泉之下應該也可稍感安慰吧。女軍官娓娓道出逝世者的故事,然後催促著少女趕快上路。少女詢問她的名字,她笑著說,如果少女是她所認識的愛德華,就會知道她的名字是羅莎.霍克埃。

 

 

         少女謝絕戀人的陪同,她想獨自去面對這件事。她凝視著墓碑上的文字。就是這個男人嗎?在午夜夢迴見到的人。可是我應該不認識他才對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並不是愛德華,雖然鎮上的人總將我跟他作比較。可是我不會鍊金術,沒有國家鍊金術師的懷表,身上沒有機械鎧,沒有鎧甲弟弟當跟班。所以,我不會是他所尋找的人,我應該跟他是完全沒有關係的人才對......

         少女繼續佇立在放滿鮮花的墳墓前,她知道自己不值得為一個不相識的人而難過,所以她不明白臉上爬滿淚水的原因。越過荒野的寒風吹乾她面上的淚水,同時吹拂著另一個身在墓園的黑髮者。

         少女不知道他何時出現,只知道當她發現他的身影時,黑髮黑衣的少年已經手執鮮花站在她的身後。她從他身上感到的詭異氣息讓她想到了死神。

         「見到我的打扮感到很驚訝?」少年閃著狡黠的雙眼,然後轉了一圈,再晃動手上的花束:「身為人類的我當然會遵從人類的禮節。你看!是出席葬禮用的黑色西裝,還有弔唁死者的白玫瑰。禮數絕對是做到足啦!」

         少年踏前一步獻上白花,少女害怕得後退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 「事實上,我們應該要好好感謝這位焰之鍊金術師。正因為有這位人柱,才可以成功製造出真正的賢者之石,然後將我們成功地變成真正的人類,他真是功不可沒啊!」

         少年把視線從墓碑上轉移至少女身上,解讀著少女困惑的神情。

         「真的全都忘記了?不單把鍊金術的事全都忘記,連我曾經是恩維的事也忘記了?似乎你的好弟弟的鍊金術還未到家啊!或是你的記憶也是交換代價之一?」

         少年取下掛於頸項的紅水晶吊飾,在少女面前炫耀著。紅褐色的寶石完全吸引了她的視線,就連伸手接住頸飾的手也無法自己地抖動著。她無法解釋激動的原因,她只知道手掌中紅色光芒流轉的背後,透露著某種被埋葬的悲哀。

         「真正的賢者之石很酷了吧?原本你才是人柱的當選者。當時已經把你囚禁著,只剩下舉行儀式而已。可惜你的笨弟弟跑來救你時,當他知道只有男性才有當人柱的資格,於是就以惟一的靈魂當作代價把你變成女體,以逃避當人柱的命運。」

         少年不以為然地搖著頭,撥動肩膀的長髮,完全沒有察覺少女神色的異動。

         「正因為這小子做了多餘的事,害我們再次大費周章把人柱後選者抓過來,而且又要浪費時間處理沒有用的人柱落選者。原本以為丟棄在火車軌是蠻不錯的選擇,想不到妳還真福大命大啊!」

         「變成人類的人造人們,仍然未學會運用鍊金術吧?」

         「?」

         「看來是仍未學會吧。」

         不明所以的少年,眼睛只看到包圍著少女的鍊成反應的光芒,然後胸口感到結結實實的重撃,被強大的力量打倒在地的他,只嘗到了口中鮮血的滋味。

         「當人造人不是挺好嗎?既不怕受傷又不會死亡,為什麼偏偏要那麼執著於變成人類?」

         滿載憤怨的眼神,踏著不緩不疾的步伐。少女主動靠近著少年,手執著不久前才鍊成的長矛。

         「在世上生存了幾百年,犧牲無數人命製造賢者之石,千辛萬苦要變成人類,目的就是要為了被我殺死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 受傷太重的少年無法逃跑,反映著少年恐懼的金屬矛頭準確地穿過了少年的心臟,終止了他的哀鳴。

         原來帶著死神影子前來墓園的人,最後卻反被殺害。

         「我不會放過───害阿爾賠上靈魂的人造人!」

         少女手激動地手執貫穿屍體的長矛,久久未能平復。

         「我不會放過───犧牲羅伊製成賢者之石的人造人!!」

         少女從屍體上狠狠地拔起長矛。

         「最不能放過的───就是拋妻棄子,將親生兒子當成賢者之石祭品的可惡男人!!!」

         少女緊握住手中的賢者之石,面上爬滿了悲憤的淚水,這次她終於知道痛哭的原因了。

 

 

         拉塞爾坐在家鄉的小屋中,撫摸著手中的訂婚指環。鑲嵌於指環上的鑽石在陽光下閃閃生光,自從指環的女主人於國家鍊金術師墓園失去影蹤後,就再也沒有她的消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閤上指環絨盒,他跟這夥耀眼的鑽石指環,靜靜地等,一直地等,等待著屬於它的女主人終有一天會歸來。


【完】

 

 


終於完成了!!!原本以為是無法完成的小說!!!
當我一直打文時,心裡一直在想:「詭異的設定,詭異的文章,鐵定被人K死了(汗)」
首先我承認小豆子變成女生的原因是很鬼扯(倒)
另外我也承認把女豆的性格描寫得太黑暗啊(再倒)

我一直覺得小豆子應該是巨蟹座的...即使受到傷害也只會封閉自己而已,天蠍座才會如此執著地去復仇...我把太強的天蠍個性加在小豆子身上了......(扭曲中)

有關女生復仇的故事,不知道各位有沒有聽過電玩【月華之劍士2.月中芳華,散落月下】呢?
其中的女角之一[高嶺響]認為[剎那]就是殺父仇人,於是踏上了復仇之旅。其中一個結局是,原本個性善長的女子一心為了復仇而殺害太多的人,最後變成了鐵石心腸的女劍士......

小黑:「等等啊!為什麼我會有這種下場啊!你不是黑豆派的嗎?」
G:「嚴格而言我是豆總受派~~~\^0^/」
小黑:「但你最喜歡的配對是黑豆吧!沒有道理我會被小豆子殺死的!!!」
G:「全篇文中就只有你跟小豆子有對話而已,算是十分厚待(?)你了。而且你是第一個被小豆子殺死的人───被所愛的人殺死,也是幸福的一種嘛!(雙眼閃亮)」
小黑:「我才不要這種幸福!我不要成為第一個被小豆子殺死的人!我要成為最後一個留在他身邊的人呀!!!」
G:「這個嘛...你看看,那邊有一班目露兇光﹑磨拳擦掌的讀者群要海扁我這位寫了爛文作者啦~所以我現在先閃人啦~~~~bye~~~」
小黑:「你別給我落跑啊───────!!!」

 

PR

2007/08/30 16:18 | Comments(0) | TrackBack(0) | [鋼之鍊金術師.同人文]

トラックバック

トラックバックURL:

コメント

コメントを投稿する






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(絵文字)



<<w遊戲100問ver.3.0(問卷) | HOME | 青春八物語~青春十二物語改編(遊戲王GX版)>>
忍者ブログ[PR]